写在除夕前

2014,这一年是我的病痛和蜕变年 。
又一次病倒了 因为头一天爷爷住院了 去了趟医院我又中招了 似乎没有好的时候 我拒绝去医院拒绝打针 当我体会够了病痛 我更加珍惜现在了 回家路上我的全身酸痛 很想倒在路边沉沉睡一阵 回到家没有去找朋友们也没有人找我 往返于自己家与爷爷家遇见了一些朋友 家乡的人老了 房子全拆了 呆在家里的朋友反复提到“现实” 那是一股暖流一样的入侵式的强调 我不是人们口中的成功者 孤独童年和我走过的路 贪玩的路口全都不在了 泡沫一样的地产开始升腾起来

评论(2)
Top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